阿黄

咕咕

        瞎写慎入
        第一次发es相关我到底在写什么沙雕东西
        再说一次,慎入

         日日树涉是一名作家。以天马行空的想象以及曲折离奇的剧情为卖点的知名作家。
        然而再知名的作家,也是会欠稿不写导致开天窗的。
        这句话的来源是日日树涉的编辑。
         众所周知,日日树涉养了很多鸽子,它们平时躲在他的衣服口袋里面,随时会伴随着一声“Amazing~✧”出现。
        然而这些鸽子是拿来做什么的呢。曾经有读者这样问过他。
         日日树涉搬出了他经典语录之一来回答那位读者,“当然是为了惊喜!惊喜也就是刺激,正因为有了刺激万物才得以进化!”
        就跟没回答一样了。
        在这个问题上,编辑先生想,没有什么人能比他更深刻的感受到这些鸽子的用处了。
        对于一个和日日树涉相处时间较长的人来说,很多事情已经由不敢相信变化到坦然接受,比如随时可能出现的羽毛和玫瑰,比如大半夜被敲响的玻璃窗,再比如落在稿纸上的爪印。
但是,编辑先生发誓,他一辈子都不会习惯截稿日有一大群鸽子飞到他的窗台,用整齐划一的咕咕声来表示日日树拖稿的决心。
         如果可以的话,他发誓,一定把这群鸽子的脑袋拧下来煲汤。

语无伦次

《不想说话》瞎几把写的文评

有非常多的自我解读

 非常慎入了

 非常害怕地 @咸鱼科学官 


今天刚好本子到货了,趁这个机会来写一篇想写很久但不知道怎么动笔的文评=w=

第一件事肯定是要吹爆!

方王入坑作呜呜呜他们这么好!

爱死他们了!

很多值得吹爆的地方比如剧情啊结构啊,在这里不多讲,我想讲一讲在文章里面一些很能触动人的点。

“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真正的君子,一呼一吸之间都有一颗仁德的心。当你不不去局限于某个人的生死,心中能装下更多更多的人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是仁德了。

这个地方真的好到没话讲。

我们学校的办学理念是“培养现代君子”,在入学那一年我们问老师,什么才叫君子呢?

老师说,君子是有道德、文明、礼貌、善于学习,并且尊重师长的人。

但是我们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君子精神,难道只有这些吗?

在大王的文里面,我找到了“君子”这个词,更深刻,更有意义的解释。时刻怀有仁德之心,不仅仅纠结于某一个人,而是为天下苍生考虑的人,是君子。

 

战争中有完全意义上的胜利吗?

曾读过一句话,大抵是说“胜者”只不过是踩在败者尸骸上的败者罢了。

我们可以从历史意义上判断出一场战役的胜败,这是非常简单的。但是,真正经历过的人,他们在想起那场战役的时候会想到什么呢。是死去的战友吗,是家破人亡的人民吗?

他们在其中失去了很多。也许远比得到的多。

 

在读大王的文章时,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什么是“虐”呢?

是死亡吗,是分离吗。

我想借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大大写的一段话来谈谈我的观点。             

【我就算发刀,便当,也是走得气宇轩昂,一声长啸镇山河,堂堂风采,身姿千古犹记。远胜那温柔乡腻腻歪歪千百倍。】

依我个人看来,单纯的角色死亡算不得虐的。

更何况在大王的文里面,他们走得堂堂正正,从从容容。不愧对任何人,同时也无愧于自己。

“知道是为了什么而死,问题就不一样了。明白这一点的人,才有力量。要是你感到真理在你那一边,你就死得从容了。英雄就是这么一回事。”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他们个个都是英雄啊。


最后

敬那些自己身处黑暗却为整个人类默默高举火把的勇士们。

一场梦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大抵意思是说有一群小孩子突然得了一种奇怪的疾病,发病之后他们浑身上下的肌肉会渐渐变软,变成液体,然后到骨骼,最后就是全身上下都变成一摊水,然后就死掉了,但是整个过程是没有痛苦的。
疾病的名字叫南山。
然后是情节。
就是一个小姑娘【就是我的视角,所以接下来都用“我”来表示】得了这种病,发病的时候正好和朋友出门逛街,我感觉到浑身一软忍不住蹲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这段的感觉非常真实】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群穿着防护服的人,把我拉起来强制性带到车上,想把我带走。
我在挣脱禁锢的时候很明显地感觉到手臂上被撕下来一块,知道自己得了“南山”,但是不想一辈子被关在治疗室最后仍逃脱不了变成那副恶心样子的结局,所以向自己朋友的方向跑过去。
她们害怕和感觉恶心的表情非常清晰。
我一摸脸感觉到了湿润,摊开手看看,肉色,我开始病变了。
朋友们头也不回有说有笑地走了,留下我呆在原地被带走。
然后就被拉到治疗所。
一进门受到了掌声欢迎,一群脸上手上缠着绷带的家伙很用力地鼓掌,说什么欢迎新人加入。
他们有些已经变了形,少了手脚的也有。
一个拄着拐杖看起来很开朗的男孩子走过来,对我说:“既然发了病,那也就没几个月好过啦,再苦着脸,到时候笑都笑不出来。”
“你再等等,待会儿工作人员就会过来给你缠绷带,防止变形。”
旁边的人聊地似乎很开心,还有两个个子小小的女孩子,嗓音都变了调,估计是已经病变到喉咙了,还在拍着手哼歌。
我坐在自己的床上,看了好久。
一直到天黑,在我刚刚想加入他们的时候,突然一阵困意袭来,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我一睁开眼,看见的就是自己缠了绷带的手。
那两个小姑娘被抬上担架,绷带下的脸早已看不清表情。
她们一起唱起了歌。
轻轻柔柔的嗓音,这么悲伤的调子。
大抵是《南山南》
身边的人却没有表现出什么悲伤,最年长的还向她们挥了挥手,“再见啦!”
我明白了,这是解脱。

住进研究室很久,久到我的左手失去知觉,还没有任何的研究人员出现,身边的人都见怪不怪。
一个女孩子发现我的茫然,挪过来陪我说话,当她听到我的疑问时,悲伤地笑出声,“其实哪有什么研究室,这里只不过是关押我们一群怪物的牢笼,大家能做到就是混吃等死,顺便让自己死得不要太难看。”
我了然。
趁自己还能动,出去看看吧,看看七月的火球,看看大街上的学生,我对自己说。
实际上这也只是美好的期望而已,我溜出去的时候是夜晚,好在星星很亮。
当我走在回研究室的路上时,有个小胖子在我前面跑过,他很大声地叫喊,可惜我听不清楚。
他停止大喊大叫,继续向前冲。
我想跟在他后面,却发现自己跑不动了。
忽然听见温柔的歌声,依旧是《南山南》,小胖子停下来,又开始哭泣。
兴许是我们研究所里谁家的弟弟吧,我这样想着,乖乖地回了研究室。
回去之后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我醒了啊。

我我我乐乎满15粉了嘿嘿嘿
等考完试写一下东西
你们都是天使嘿嘿嘿(º﹃º )

想了想还是放上来了|ω・)

走下楼梯的瞬间很震惊。哦,居然天都黑了。脑子昏昏沉沉的骑上车回家。
风吹得很舒服,不紧不慢地绕过小腿打转儿。
哆嗦倒是来了几个实实在在的。
连月亮都出来了啊,也是,天快要凉了。

【末初生贺】5:30

 @既末何初 

混在一群大佬里头给末哥发生贺,虚。

   恭喜末哥又老了一岁。【等等这有什么好恭喜的末哥永远十八岁!】

   那些祝福什么的大家都说也不差我一个,话废就说一句生日快乐吧。

   今儿个斗胆谈谈末哥的文章,顺便毫无中心地吹末哥一波。

   从第五开始一直到现在的星际,掐着指头数下来也算得上多,借这个机会来写点儿文评助兴。

   首先是《第五太阳纪》。

“人类和丧尸,你会选择谁?”

让人眼前一亮的题材。末日丧尸这种东西写的人绝对不少,写得出彩的也有,但是如果要说新颖的没几个。毕竟大家都是一样的思路:主角开挂虐菜。像打副本一样刷到最后,推boss。没了。皆大欢喜的圆满的结局。

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像末哥这样的,诸位男神当反派毁灭世界。真正的正派主角就一傻逼在污染读者的眼睛。

帅死了。

还要说说关于人物的方面。

咱的原著属于群像小说,最大卖点之一就是人物形象饱满。哪怕是出场次数少得可怜的人都有血有肉,更别说花了较大功夫去描写的了,。看末哥的文,也是这样的感觉。

末哥的文看起来舒服,或许和很少玩梗也有关系。

老叶的嘲讽是恰到好处的,他要是想噎死谁对方绝对讨不到好处,对朋友却不会一味地损,卡在让人心痒痒想打他却没什么实在的侮辱之意。喻队待人接物确实温和有礼,但不代表他没有血性,策划一场屠杀毫无压力。黄少不仅是话痨,他底子里头是冷静的,藏在暗处做好伪装随时准备一击必杀。小周沉默寡言是没错,但他在文里的三观和本身的杀伤力表明他真的不是什么乖孩子。

……

以上还有很多很多,只举几个例子,目的还是要吹爆末哥。

老叶拎着一把千机伞逗着孙翔玩儿,沐橙和云秀看着面前宛若智障的人类,乐乐疯狂地向路易报复,喻队黄少策划了一场丧尸围城,微草好爸爸痛失爱女,小周亲手放光了自己的血,还有大家围在一起的道别。

明明是好久没有重温的段落了,现在回想起来脑子里还能清晰地浮现他们的一举一动。就好像我曾看见过,在H市的炎炎烈日下,在在弥漫血腥的实验室里,远离城市的一座瞭望塔间,在高耸入云的树木上,在惊涛骇浪的海滩边。处处都是他们留下的痕迹。

   想说的绝对不止这些,以后有机会再总结吧。

   到《所罗门之匙》了。

   这真的是一篇百读不腻的文章,说句大实话就是感觉比起第五,所罗门的剧情还有伏笔做得更好了。

总是觉得全职莫名适合西幻的设定,大概是账号卡的原因?所以写的人也不少。

但是所罗门就是蜜汁带感啊!

抛开诸位反派主角,教皇潘就能让人眼前一亮。

追更新的时候就只是想着这他娘到底是什么人啊,他好像很牛逼的样子诶,他到底想干啥?

结果最后末哥告诉咱,这家伙不是人……【瑟瑟发抖但是坚持微笑】

我这种咸鱼大概是没有什么词语能形容他了。怎么说呢,虽说看到最后觉得这家伙还挺厉害的啊之类的想法,但是从来找不到他的定位。

他大概是站在魔神这边的?毕竟暗搓搓地帮他们毁灭宝藏的入口,可是每当我有这种想法他很快把脸一翻开始坑爹【冷漠】。

不过可以说一句,潘的性格真好,至少和唐那个**比起来。好吧,没有可比性。

但是这种人的形象……大概就是末哥这种大佬才能驾驭吧……来来来大家一起给末哥打call!

为了凑点字数还是说说反派们吧。

必须说一句除开本身就没有血肉的角色们,其他“人”都更像是鲜活的,音容笑貌触手可得那种。

忽然很想提一提孙翔。看多了ooc同人里面的无脑还天天叨念着六个核桃的羊习习,末哥写出来的他更像是原著里头的孙翔。

他可以是有些冲动,说话做事直来直去不怎么搞弯弯道道,但实力是摆在这里的,哪怕有时一根筋也不会影响到他的天赋和努力,反倒是更添了几分少年意气。他也在逐渐学会思考,学会理智,让斗神的称号在自己手中变得更名副其实。

好吧,是有些跑题,但这些都是在阅读末哥的文时冒出来的点点想法,写出这么好文章的人,是咱最好的末哥诶。

那么,感觉到了吗,其实我想说的是,末初大大你最棒了我要把你吹上天!

最后来聊聊《星际侵略指南》。

这篇的题材可以说是非常刺激了。毁灭人类这种操作不能再符合“报社”这种说法。Hhhh

伏笔埋得好,角色设定得好,战斗写得好,妈耶这个大大怎么可以这么好!

小窗戳的评论满屏都是哈哈哈,末哥你信我我真的没有凑字数啊。这说明这回轻松向写的成功不是。全程广告无缝植入,看着就好玩儿。(见附录1)

挺凑巧的我们学校这个学期综合课讲的就是宇宙,每次上课想起末哥的文都会觉得地球药丸。干脆GG吧。毕竟我们生活的地方太小了,有文明的历史才几千年,啊不对,换算成星际时还没有这个数。要是哪天星际人来毁灭人类,还是躺倒任*吧。

不过末哥你这样时不时冒出来说弃坑真的是要吓死人……你看我们还是爱你的嘛求求您以后悠着点玩儿我们。

继续加油。

 

以上就是我毫无中心毫无道理的文评啦,其实要来真的能说的还有好多好多,感动,惊喜,有趣,但是想要告诉末哥的基本上齐全了。

这些很迷的想法都是看文章的时候很真实的感受,原谅我笔拙,表达得不太清楚,麻烦末哥自行领会意思啦。

那么在最后,希望末哥在新的一岁里头能心情愉快地创作出更好的作品,少遇到点**,迷弟迷妹越来越多!

还有在大学里天天开心=w=

那么

末初

生!日!快!乐!

 

 

 

 

 

附录:1 末-自带屏蔽功能-初

  1. 《█体》——《三体》
  2. █团外卖——美团外卖
  3. 原味█利奥暴风雪——原味奥利奥暴风雪
  4. █利坚合众国——美。利。坚。合。众。国
  5. █博士——你管他叫什么就一炮灰
  6. 《█经》——《圣经》那些说诗经易经的合上你们的脑洞!
  7. 《饥█》——《饥荒》我就问一句这个吐槽是包含着啥怨念吗哈哈哈哈
  8. 为人█服█——为 人 民 服 务
  9. █克█主 义——马 克 思 主 义 
  10. 封█迷█——封 建 迷 信 
  11. 201█年——我他娘哪知道几几年
  12. 《变形金█》——《变形金刚》
  13. 《异█》——《异形》
  14. 麦█劳——麦当劳
  15. 《王者█耀》——《王者荣耀》
  16. █巴克——星巴克
  17. ██——我不听我不听周泽楷最帅!
  18. 《刺█信条》——《刺客信条》
  19. 《█裂末日》——这个不知道,《撕裂的末日》?百度上只有这个
  20. 【哗——】——这个到底是啥……好奇

哈哈刚好二十个

就当是个彩蛋吧不过大家应该都猜出来了……


【末周】怦然枪响(下)

ooc慎

没错其实我上下都写完了

暗搓搓 @既末何初 

大大我把你写受了……

但是……甜就好


荒火和碎霜算得上是天才之作,其间结构复杂到上天。末初在塔里安顿下来后根本没有心情去和人说话,除了每天一日三餐顺带几个小时睡眠,其他时间统统窝在房间里拿着工具琢磨,整个人像入了魔似的比划,最后还利用上了哨兵天生发达的听力,才在半个月之内画出了双枪的结构。

接下来对周泽楷来说就是噩梦了。趁着这几个月没发生什么大事,他本应该在塔里好好休息打打游戏看看书,可是耐不得末初一有什么想法就跑来找他,从荒火的日常保养问到碎霜的子弹型号,天上地下无所不包。连周泽楷都不由得感叹一句技术宅的可怕。

还有一次末初拿了钥匙跑进房门,恰好撞见周泽楷洗完澡围着毛巾出来换衣服,两人相视无言了很久,末初不说话,就一直盯着他看。逼得周泽楷先开了口:“额……你,先出去一下?”他很小心地问到,还顺手抓了一把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平时穿着制服看不太出来的身材暴露无遗。20多岁的周泽楷有一身好看的肌肉,匀称漂亮的身体上有作战受伤时留下的一道不大的伤疤。一抬起手牵动了身上的肌肉,围在腰间的毛巾有点松,下滑露出人鱼线。

末初身为一颗周泽楷迷弟的心脏瞬间Duang机,满脑子什么机械结构材料类型统统都是狗屁,只剩下一片周泽楷的美色。

偏偏当事人毫无察觉,转身回到浴室拿了条毛巾擦干头发。这个举动让本就绑得不太结实的毛巾滑得更厉害。他眯起眼睛一脸享受,嘴角微微翘起,仰起头把头发擦得半干,又随便用手捋顺。走向衣柜翻出一身衣服套上,嗯,非常好,男神人设不崩。

一看门口,末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了,地上还留着一份资料,他捡起来随意翻了一下,是关于荒火的枪身材料的替换建议,宋体的五号字单是材料比对就占了一大叠,他随手翻了一下,对于荒火的未来充满期待。

他满怀期待地走到隔壁,敲开末初的房门,入目就是一地的狼藉。咖啡散发的清香被一股浓烈的火药味儿掩盖住,两者合一的感觉有点奇怪,但是出乎意料的很合周泽楷口味。书架旁站着末初,他正弯下腰拼命地翻找什么。

周泽楷心想:总该不会是荒火的资料吧???他有种预感,估计真是。“找什么?”

   “啧,荒火的用材计划。刚才还拿在手上来着。”末初眉头紧锁,这份资料尤其重要,因为比起碎霜来说,荒火是周泽楷用的更顺手的一把枪,上面写到的很多是深夜的灵光一闪,现在要是再写一次想起来的就不多了。

周泽楷心神一动,把拿在手上的资料藏好,走过去面无表情地说,“我给你找。”

于是周泽楷陪着末初翻遍了整个房间,顺便把堆在地上的草稿收拾了一遍,也没有看见荒火的用材计划,

“啧,真要重新来了?被人捡到很麻烦的。”末初放下最后一叠资料,一脸不忿。“小周,不会你拿了吧?”

周泽楷:???“哪里……有破绽吗?”这都看出来了???

末初更懵:“小周,我就随口一问,没想到你还真说了?实心眼儿啊?”说着,他伸出手掐了一下联盟的脸,嗯,好舒服。“交出来吧,你真是吓死我了。”周泽楷内心十万个“???”,才发现自己就这样被识破了,只好乖乖地拿出一叠纸,低头像个认错的小孩子。

“小周你这人真是,太实心眼了。”末初把资料放好,变本加厉地掐着周泽楷帅气的脸。

周泽楷表示宝宝委屈但是宝宝不说。(假的)

这次恶作剧,再次以失败告终了。

时间一晃又是几个月,在周泽楷满脸的对自家双枪的怀念中(末初要维修当然要把枪拿去),末初终于把枪弄好了。

周泽楷一听到这个消息,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去隔壁房间找末初。末初站在桌子旁边,把玩着两把新枪。

一见周泽楷,末初手一挥连着枪套甩到充满期待的他手上。“训练场走一个?试试新枪顺不顺手。”“走。”

“小周,和我来一场。比射击,如何?”末初到了训练场后,从腰间取出自己的枪,转了一圈后朝他比了个“上不?”的手势,倒是一点不在枪王面前怯场的样子。

“上。”

两人调出训练用的靶子,开始较劲儿。末初最开始几发手有些抖,像是淘许久不碰枪的模样,但后面的成绩越来越好,有几发子弹甚至得分远超周泽楷,不像是个沉迷于机械的。周泽楷突然想起在出任务时第一次看见末初的时候,第一直觉也是觉得他不简单。不过,管他这么多做什么?难得棋逢对手,当然是要痛痛快快地先比上一场!

两人用上最好的技术,在空旷的训练场里展开一场难得一见的高手对决。

最后末初以微弱的差距输给周泽楷,这还不排除是有最开始几枪打坏的缘故,周泽楷坐在地上,手撑着地,“你,很强。”

“你,也是。”末初模仿了一下周泽楷说话,自己笑出了声。手撑着地板身子往后仰,笑得不可自制。最后倒在地上,用手背捂住眼睛。

“小周啊,”他的声音带着还几丝笑意,“把枪借我耍耍?”

周泽楷没提出什么质疑,把枪解下来,在地上滑了一圈后到了末初手边上。“还想怎么玩?”

他轻轻一跃站起,走到控制面板边上,按下了单人训练。“我只是太久不碰枪,今天和你一玩,手痒而已。”左手荒火右手碎霜,这两把枪在他的手上散发出和周泽楷不一样的光彩来。

训练结束,末初回头看了周泽楷一眼,见周泽楷还在发愣,荒火举起来,比了个发射的动作。“biubiu~”

周泽楷觉得,自己可能恋爱了。


【末周】怦然枪响(上)

重度ooc,慎

分了两天来写画风有些不一样,不要奇怪。

反正就是迷弟末x大佬周的一个故事

暗搓搓地 @既末何初 末初说好的以死谢罪

人生第一帖献给末周x就当是庆祝今天末初开文x

那……我发了


周泽楷遇见了这辈子最尴尬的事。

他正在执行一项国际剿灭向导贩卖组织据点的行动,就在他混进据点正在寻找藏匿点时,被一只好看的手拽进了角落里。里面是一个黑发的亚籍男孩儿,开口就是一句“给我安静点儿,待会儿叫人发现了我可不会救你。”哦,看样子是和自己来自一个国家的。是个很不错的哨兵,有机会切磋一下就好了。

不过在总部好像没有见过他啊?难道是有秘密任务?周泽楷想了想:“你,为什么在这?”

男孩儿理了理微微盖过眼睛的刘海,好像没有听见,周泽楷内心:难道不相信我是友军吗???“我……是中国荣耀的……你,是谁?”

对面终于有了反应:“嗯??荣耀的?哪个塔啊?”近乎纯黑的眼睛一下望过来,仿佛是要扒了他的皮看清楚他到底是什么人。周泽楷觉得就算告诉他也不会造成什么威胁吧?看起来他绝对打得过的样子???于是:“轮回。”

“什么?轮回?!你说真的?”他像是听见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瞬间整个人的情绪强烈得连周泽楷这个哨兵都能感觉到了,他以为男孩儿对轮回有什么敌意,刚想拿出枪,却发现一直挂在腰间的双枪不翼而飞。周泽楷一抬头,就看见对方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这两支伴随着自己多年的老伙计。

“你,做什么?”周泽楷悄悄握住拳头,随时准备与他一战。却看见他的眼睛亮得像只电灯泡,“哈哈,我就说嘛,长得这么帅的亚籍哨兵,,还用双枪,绝对是我家小周!你好,我的代号是既末何初,叫我末初就好。我是上头派下来配合你们这次行动的,多多指教。”说着,末初拿出证件,让人奇怪的是。证件上没有任何有关资料,只有孤零零的四个大字:既末何初。

“那……我的枪?”周泽楷对于新队友没有多大意见,他也不会是对上头有多大质疑的人,所以,他关心的只有自己的枪。

末初看了看周泽楷,把双枪还给了眼巴巴的枪王,又补充了一句:“你这把枪有点年头了,磨损这么厉害也不找人给你修?轮回不是缺你这点钱吧?”

周泽楷看着末初对自家荒火和碎霜的嫌弃不知从何说起,最后憋出来一句:“其他人,修不好。”有本事你来修?

“算了,任务结束我去轮回找你,这枪应该是学校给你的吧?”周泽楷点点头。“那就对了,估计是我爸当年留下的,我有办法。只不过,顶级银武,维修一次多少啊?

“轮回,面谈。”言下之意是,你觉得现在这情况讲价,适合吗?

末初看看四周,好吧,他忘记了现在他们还在敌方地盘这件事。

“我和你们不是一起行动的,就在前面的排气窗分开吧。祝你成功,我的枪王。”

 

 

最后一颗子弹发射,对方的人员全部失去战斗能力,剩下的事情就要教给工作人员排查是否有受害者没有获救了。这次行动顺利得不可思议,唯一的意外就是这栋大楼被不熟悉操作的爆破新人炸了一半,连炸弹的种类的种类都是特别定制的,对哨兵的听力无碍。

周泽楷还惦记着几天前遇见的末初,四处环顾一遍,却没有看见那个让人念念不忘的身影。直到总指挥下令收队,才看见从废墟里走出一个灰头土脸的男孩,看见他后使劲挥挥手,“小周!”好吧,看见了。

末初看起来心情很好,完全没有在意别人看过来的目光,“恭喜小周,任务成功。”

周泽楷张了张嘴,谢谢还没说出口,末初手上的手环滴滴两声。他很不耐地撇撇嘴,“先走一步。”

“枪,什么时候……”周泽楷伸手拉一下末初的手,瞬间又松开。

末初回头挑起眉,“回国就知道了。”说着,双手合在一起比了个枪的手势,模仿押枪操作离开了。

瞄准方向,是周泽楷的心脏。(其实只是帅一下末初???)

 

【Z国】

    周泽楷回到轮回之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末初站在轮回区的大门边上,买了个雪糕躲在阴凉的地方一勺子一勺子地挖着吃。眼睛死死地盯着车一部部的通过,很明显是在等人。

把车找个位置停好,周泽楷悄无声息绕到末初身后,拍了一下左肩,却站在了末初的右手边,来了个恶作剧。却不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揉了把脑袋。

周泽楷:???

末初一脸嘲讽:“小周,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俩都是哨兵?两个听觉满分的搞这种恶作剧有什么意义吗?”

“好玩。”周泽楷歪一下脑袋,笑了出来。这张脸露出这样的表情还是很有杀伤力的,末初看得呆了一下,不忍心再说什么。

“那,带我进轮回?”末初把最后一口雪糕吞下,舔舔嘴角,从背包里翻出一个身份证明,——这回的有照片——“现在我是荣耀联盟轮回区的技术顾问既末何初,周上校,以后多多指教了。”

周泽楷此时内心:既然你有证件为啥还站在这儿???

回到轮回,正好撞见周泽楷的副手江波涛打着哈欠下楼。“诶,周队啊,你带的什么人回来?我看看啊……”他走到前台的电脑前坐下,查询轮回的来访人员。江波涛知道自家队长不爱说话,也没指望他高高兴兴地给他介绍来人。

“朋友,上面派来的,技术顾问。既末何初。”周泽楷很认真地一字一顿地介绍到。

“嗯……好的……”江波涛有些愣,不过既然周泽楷开口了就是好事儿,“好的,那么,从总部来路途也算长,请顾问先生和我到安排的房间去先休息。”

末初摆摆手,“没必要了,我这次来主要任务是主席安排来帮忙对小周的双枪进行维修的,能不能……给我安排的离他近一些?”

江波涛看看周泽楷,见对方点点头顺带给他一个微笑后,就和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拿走了周泽楷隔壁屋的钥匙。

“请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