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黄

咕咕*4

希望可以博人一笑【根本没有人会看的吧】
真的要成系列了我靠
衷心希望看到这篇的人不要把它挂上槽站【……】

本期主题 :

即使是无所不能的日日树涉,也对电子设备无可奈何吗!!

日日树涉的粉丝又疯了,大清早满世界地刷着黑人问号,是非常可怕的一群人了。不过话说回来日日树也好不到哪去,也许这就是粉随正主吧。

不过这波搞得有点大,一向素质良好的粉丝疯狂艾特另外一位作者,成功地引起了对方粉丝的不适,纷纷出来吐槽。

【我说rrss的粉丝话也太多了吧,我看去年推特数量最多的推主有好几个都是他家粉丝,天天哈哈哈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当那些人打完字去了解情况之后,也疯了。

引起粉丝疯狂的日日树此时正在经受所有人的嘲笑,谁能想到,他,日日树涉,一个从来没有在各种游戏中输过的人,一世英名居然毁在一颗骰子上。谁能料到,他,日日树涉,在打赌前没有想到手机上的骰子既不能听声儿也不能自己控制。难道他今天就要败在区区智能手机的面前了吗!

于是所有人都陪着他玩了一轮又一轮,看着他输了一轮又一轮。

这事儿千载难逢啊,天祥院英智带着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笑推荐大家好好整日日树一顿,比如吓他粉丝一跳这种所有人都喜闻乐见的事情。

经过一群作家的脑洞碰撞,再由民主投票决定了最终玩儿法:日日树的推特换上在座的任意一个人的头像、签名以及个人资料,并且挂上整整一天,模仿对方说话语气,看能骗到多少人。

莲巳敬人:你们是小学生吗?

“呼呼……那就选右手君了~✧”日日树眨了眨眼,愉悦地点出了被命运选召的人。

“那么,来看看……啊!眼镜君的头像居然是一副眼镜!”日日树摆出了一副惊奇的样子,“不过简介什么的也太普通了吧?签名也是,眼镜君真是一如既往的无趣呢。哼哼~不过这也是一种挑战!日日树涉到底能不能成功模仿高冷的水神姬老师,请看接下来的表演吧✧”

再次把话题引到了无法控制的方向呢,日日树涉。

莲巳敬人拒绝的话卡在喉咙。

正当日日树在推特上大秀他的演技随便坑一波不明情况的路人时,某粉头发了一条推并艾特了他:

【水神姬老师用起来这么严肃的头像,日日树老师却让它显得像某位长[怕被续]者的眼镜,也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不同之处吧……顺便问一下,今天的更新又amazin咕了?】

【等我赢一把就写✧】

咕咕*3

谁知道这沙雕东西还有三
完了,真成系列了
水族馆观后感
希望日日树粉不要打我

对不起,我没有玩过推特,瞎写的。

        日日树和隔壁专搞膜幻风的老铁朔间零手拉手出来浪并美其名曰采风,对此两人的编辑以这个互相大倒苦水的契机互关了推特,啊,这个以后有机会再写。
         说回这两个小朋友。
          两人一块儿看了新上映的沙雕电影,打了沙雕的音游,又到奶茶店喝可乐并听了沙雕的歌,不知道是沙雕的谁提出吃吃喝喝了一天要不到旁边公园去散散步。
        日日树表示他决定在里面放飞他的鸽子并拍照发推来纪念这美好的一天。
        朔间回了一句,“暗示新策划要鸽?”
         日日树闻言大笑,吓得公园里正在悠闲散步的鸽子们一哄而散,留下几片凌乱的羽毛。
        “呼呼呼——~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同类的召唤,或者说对日日树的不满,他的鸽子一反常态地乱动起来。一时间日日树的衣袖、口袋、头发以及裤子都开始疯狂躁动。
         朔间拿出手机打开了录像。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粉丝打开了直播软件。
        她想了想,给直播间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活人变异,是天灾还是人祸?欢迎收看日日树老师神经病发作现场】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兵荒马乱,发了疯的鸽子都被安顿好,乖乖地摆好姿势让日日树拍了个九连拍,日日树尝试加了个粉嫩嫩的滤镜后打开了推特。
        正当他发完推的时候,手机忽然弹出来一条信息:
        【您的好友“朔间零”@了您】
        日日树点开了这条信息,就看见朔间刚刚发的内容:
        【吾辈差点以为日日树君要变成丧尸来与老人家展开决斗呢〔狗头〕[视频]】
        日日树正准备回复,却看见天祥院英智评论了他的推文。
       【和平鸽?〔狗头〕】
         他愉快地摁着手机屏幕:
        【amazin咕~✧】

咕咕*2

居然还有二
体育祭观后感【并不】
希望涉p不要打我

         日日树的鸽子最近火了一把。        
         它们的主人日日树,在签售会上被狂热粉丝追杀,整个会场变成了捉迷藏现场,他激昂的amazing声响彻全场。
          这对于日日树来说似乎并不算什么,他的老粉都习惯了。可是,新人却吓得够呛,有一个胆子大的努力拍下了狂奔中的日日树,发到群里面并表示:
         “日日树老师平时都是这样的吗??求前辈给萌新科普一下orz”
        群里热闹非凡,大佬们纷纷给新人科普他刚刚粉上的作家是什么德行。
        忽然,群里头有眼尖的人发现了华点 。
        “我说,那是日日树老师的鸽子吗?”【假装有图.JPG】“正常鸽子早该拍拍翅膀飞走了吧?”
        “诶?我看看啊……”有老粉注意到了这点,“哦哦,不愧是小贞德!临危不乱,给咱长脸了!”
        “真的诶!小贞德太棒了www”
        “???”新人再次发出了疑问的声音。
        “小贞德是日日树老师养的鸽子哦,被老师训练得特别好www超级可爱的!”
         ↑↑↑↑来自贞德吹的发言
         一时间群里出现了无数鸽子有关的表情包。
         【假装有图!!】
        
        于是,在沙雕作者的沙雕粉丝的努力下,这些和鸽子有关的表情包成为了新季度的表情包霸权。
        日日树,一个自带流量的男人。
         所以鸽子又做错了什么呢。

咕咕

        瞎写慎入
        第一次发es相关我到底在写什么沙雕东西
        再说一次,慎入

         日日树涉是一名作家。以天马行空的想象以及曲折离奇的剧情为卖点的知名作家。
        然而再知名的作家,也是会欠稿不写导致开天窗的。
        这句话的来源是日日树涉的编辑。
         众所周知,日日树涉养了很多鸽子,它们平时躲在他的衣服口袋里面,随时会伴随着一声“Amazing~✧”出现。
        然而这些鸽子是拿来做什么的呢。曾经有读者这样问过他。
         日日树涉搬出了他经典语录之一来回答那位读者,“当然是为了惊喜!惊喜也就是刺激,正因为有了刺激万物才得以进化!”
        就跟没回答一样了。
        在这个问题上,编辑先生想,没有什么人能比他更深刻的感受到这些鸽子的用处了。
        对于一个和日日树涉相处时间较长的人来说,很多事情已经由不敢相信变化到坦然接受,比如随时可能出现的羽毛和玫瑰,比如大半夜被敲响的玻璃窗,再比如落在稿纸上的爪印。
但是,编辑先生发誓,他一辈子都不会习惯截稿日有一大群鸽子飞到他的窗台,用整齐划一的咕咕声来表示日日树拖稿的决心。
         如果可以的话,他发誓,一定把这群鸽子的脑袋拧下来煲汤。

语无伦次

《不想说话》瞎几把写的文评

有非常多的自我解读

 非常慎入了

 非常害怕地 @咸鱼科学官 


今天刚好本子到货了,趁这个机会来写一篇想写很久但不知道怎么动笔的文评=w=

第一件事肯定是要吹爆!

方王入坑作呜呜呜他们这么好!

爱死他们了!

很多值得吹爆的地方比如剧情啊结构啊,在这里不多讲,我想讲一讲在文章里面一些很能触动人的点。

“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真正的君子,一呼一吸之间都有一颗仁德的心。当你不不去局限于某个人的生死,心中能装下更多更多的人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是仁德了。

这个地方真的好到没话讲。

我们学校的办学理念是“培养现代君子”,在入学那一年我们问老师,什么才叫君子呢?

老师说,君子是有道德、文明、礼貌、善于学习,并且尊重师长的人。

但是我们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君子精神,难道只有这些吗?

在大王的文里面,我找到了“君子”这个词,更深刻,更有意义的解释。时刻怀有仁德之心,不仅仅纠结于某一个人,而是为天下苍生考虑的人,是君子。

 

战争中有完全意义上的胜利吗?

曾读过一句话,大抵是说“胜者”只不过是踩在败者尸骸上的败者罢了。

我们可以从历史意义上判断出一场战役的胜败,这是非常简单的。但是,真正经历过的人,他们在想起那场战役的时候会想到什么呢。是死去的战友吗,是家破人亡的人民吗?

他们在其中失去了很多。也许远比得到的多。

 

在读大王的文章时,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什么是“虐”呢?

是死亡吗,是分离吗。

我想借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大大写的一段话来谈谈我的观点。             

【我就算发刀,便当,也是走得气宇轩昂,一声长啸镇山河,堂堂风采,身姿千古犹记。远胜那温柔乡腻腻歪歪千百倍。】

依我个人看来,单纯的角色死亡算不得虐的。

更何况在大王的文里面,他们走得堂堂正正,从从容容。不愧对任何人,同时也无愧于自己。

“知道是为了什么而死,问题就不一样了。明白这一点的人,才有力量。要是你感到真理在你那一边,你就死得从容了。英雄就是这么一回事。”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他们个个都是英雄啊。


最后

敬那些自己身处黑暗却为整个人类默默高举火把的勇士们。

一场梦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大抵意思是说有一群小孩子突然得了一种奇怪的疾病,发病之后他们浑身上下的肌肉会渐渐变软,变成液体,然后到骨骼,最后就是全身上下都变成一摊水,然后就死掉了,但是整个过程是没有痛苦的。
疾病的名字叫南山。
然后是情节。
就是一个小姑娘【就是我的视角,所以接下来都用“我”来表示】得了这种病,发病的时候正好和朋友出门逛街,我感觉到浑身一软忍不住蹲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这段的感觉非常真实】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群穿着防护服的人,把我拉起来强制性带到车上,想把我带走。
我在挣脱禁锢的时候很明显地感觉到手臂上被撕下来一块,知道自己得了“南山”,但是不想一辈子被关在治疗室最后仍逃脱不了变成那副恶心样子的结局,所以向自己朋友的方向跑过去。
她们害怕和感觉恶心的表情非常清晰。
我一摸脸感觉到了湿润,摊开手看看,肉色,我开始病变了。
朋友们头也不回有说有笑地走了,留下我呆在原地被带走。
然后就被拉到治疗所。
一进门受到了掌声欢迎,一群脸上手上缠着绷带的家伙很用力地鼓掌,说什么欢迎新人加入。
他们有些已经变了形,少了手脚的也有。
一个拄着拐杖看起来很开朗的男孩子走过来,对我说:“既然发了病,那也就没几个月好过啦,再苦着脸,到时候笑都笑不出来。”
“你再等等,待会儿工作人员就会过来给你缠绷带,防止变形。”
旁边的人聊地似乎很开心,还有两个个子小小的女孩子,嗓音都变了调,估计是已经病变到喉咙了,还在拍着手哼歌。
我坐在自己的床上,看了好久。
一直到天黑,在我刚刚想加入他们的时候,突然一阵困意袭来,倒头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我一睁开眼,看见的就是自己缠了绷带的手。
那两个小姑娘被抬上担架,绷带下的脸早已看不清表情。
她们一起唱起了歌。
轻轻柔柔的嗓音,这么悲伤的调子。
大抵是《南山南》
身边的人却没有表现出什么悲伤,最年长的还向她们挥了挥手,“再见啦!”
我明白了,这是解脱。

住进研究室很久,久到我的左手失去知觉,还没有任何的研究人员出现,身边的人都见怪不怪。
一个女孩子发现我的茫然,挪过来陪我说话,当她听到我的疑问时,悲伤地笑出声,“其实哪有什么研究室,这里只不过是关押我们一群怪物的牢笼,大家能做到就是混吃等死,顺便让自己死得不要太难看。”
我了然。
趁自己还能动,出去看看吧,看看七月的火球,看看大街上的学生,我对自己说。
实际上这也只是美好的期望而已,我溜出去的时候是夜晚,好在星星很亮。
当我走在回研究室的路上时,有个小胖子在我前面跑过,他很大声地叫喊,可惜我听不清楚。
他停止大喊大叫,继续向前冲。
我想跟在他后面,却发现自己跑不动了。
忽然听见温柔的歌声,依旧是《南山南》,小胖子停下来,又开始哭泣。
兴许是我们研究所里谁家的弟弟吧,我这样想着,乖乖地回了研究室。
回去之后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我醒了啊。

我我我乐乎满15粉了嘿嘿嘿
等考完试写一下东西
你们都是天使嘿嘿嘿(º﹃º )

想了想还是放上来了|ω・)

走下楼梯的瞬间很震惊。哦,居然天都黑了。脑子昏昏沉沉的骑上车回家。
风吹得很舒服,不紧不慢地绕过小腿打转儿。
哆嗦倒是来了几个实实在在的。
连月亮都出来了啊,也是,天快要凉了。